日記

Donald Crowhurst的大海


1968年的那场Sunday Times Golden Globe Race. 当时有9个人参加这个比赛,而哪些最动听与震撼的故事并没有发生在赢得比赛的那个人身上,Donald Crowhurst家庭经济面临困境,决定一个人环球航行,赢得比赛的5000英镑奖金。那年5月,他与他的船Teignmouth Electron出发了,但在海上航行了几个星期后,他内心发生了激烈的变化,寂寞与一望无际的海平线使他常常想起如何回到岸上与那现实的压力,他开始制作谎言,记录假的航海记录,慢慢的失去了理智。过了很多个月的Crowhurst有一天通过无线电发布了假的即将凯旋归来的信息,在他计划归来的前两星期,人们发现了他的船,他已经不再那里。留下船上哪些航海日志与书信,Crowhurst内心变化复杂,孤独,矛盾。他没有挑战那种种属自己的而有待实现的潜能。海,透明而从容,但没有洗涤Crowhurst的疲惫与悲伤。我们不能在见到Crowhurst。他已石沉大海,赢得比赛的唯一的那位冒险者把5000英镑捐赠给了Crowhurst的妻子与几个小孩。

生命有如度过一重大海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