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女人那点事之女人A

女人那点事:
女人A
我一直在想什麼樣的女人會和一個陌生男人約會。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最後她成為了我的朋友。
那天正好週末,大家時間配合。我們約在了法拉盛見面。一開始她計劃去吃地下一樓的小吃。這個地方巨像國內。廣告人群都是和國內沒有任何區別。就像在一個二線城市的一個大商場。裡面有淋漓滿目從國內出口的商品,格子鋪,珍珠奶茶,服裝店。這是一個小社會,一個寄生蟲一樣的慢慢生長在一個西方的土地。慢慢的把這裡改變著。後來我覺得哪裏的食物太像初中生吃的那些小店。於是我提議去吃廣東的點心。於是她就把握帶到法拉盛她说最好吃的中餐。這個酒樓的裝修是現代的。以紫色加玻璃和金色為裝修的主色調。和國內一些高檔次廣東酒家有些相似。這邊流行搭台,和香港一樣。於是我們就和兩對不一樣的人共同試用一張座子。對面有一對中國女人和他老外男朋友,他們沒有對話。唯一的對話就是點不點這個。左邊是一對年輕夫婦,一直有講有笑。我們叫了香片茶,但確上了普洱。喝了一杯普洱後我要求服務員換香片。香片瑟瑟的,茶葉不太好。我們點了一些點心就開始了我們的對話。我發現她左手無名指帶了戒指。但我一直沒提問。主要話題都是說說工作生活。還有我們共同認識的一些藝術家。
從她口中了解了不少在這裡中國人的想法,即使在一個小社會人也是有無窮無盡的攀比。比一下你手上拿的那個袋多少錢。男的玩車,女的照胸。其實這已經變成了當今社會的共識。我常常會想,女人想要什麼?男人想要什麼?女人想要男人給她什麼?這幾個問題。最近我在想一個新問題,就是為甚麼沒有男人想要女人給男人什麼?除了想他們胸大一點,大多數時候男人都是在不斷的提問和被要求。她還舉了個例子,她有個男性朋友在被女朋友提出分手的時候。女朋友既然給這個男的發了個短信:「誰會和你這窮男人在一起。」,其實這個男的也不窮,據說家境富裕。只是在自己還沒有能力賺錢的情況下不想亂花父母的錢。
後來在我們快結束早茶的時候她告訴我她最近結婚了。她告訴我她男人是在陌陌上認識的,認識三個月。她覺得東北男人特別耿直,不想廣東男人說話油腔滑調,轉彎抹角。在他們約會三個月的時候,有一天她覺得她找到對的人了。她發了短信說要不我們結婚吧。這個男人爽快的答應了。第二天他們去註冊了。她是我認識的女人裡面第一個用陌陌認識人結婚的。我覺得她們的故事其實是很正常的。其實和這是不是約炮軟件沒有太大關係。在正常的約會文化裡面,男人不就是想追求女人,想和她上床。女人不就是想吸引男人。就好像我自己,當我想到難以解決而複雜的情感關係,我一般都會用最簡單的方法去代入。就是把人類都當成動物。很多情況問題都可以解決。
臨走前她分享了一個她認為最近比較震撼的經歷。她最近有一次朋友的生日排隊,邀請了她和另外一個朋友。去到現場發現裡面大多數人都是不認識的。不久後就有一對情侶過來搭訕。通過聊天才發現原來她們是一對夫妻。後來他們問我的這個朋友要不要玩多p。我朋友覺得非常吃驚。讓後笑著拒絕了,當大家都喝了,音樂也隨之越來越大聲。這對夫妻既然站到桌球台上。慢慢的他們就開始親熱了,隨後衣服越脫越少。男的開始把他的手放入女的下體,他們面對這一部分客廳的觀眾。慢慢的開始用手去取悅他夫人。數分鐘後妻子非常興奮,開始大聲呻吟,肆無忌憚的面對觀眾讓這個漆黑的夜變得狂躁。在達到她最高潮的點的時候她潮吹了,她體下的水像噴泉一樣的噴到了觀眾脸上,地面和牆上。讓燥熱的房間變得潮濕,觀眾在這個千鈞一髮的時候沒來得急躲閃。有些只遮住臉部。隨之而來的是妻子開始嘗試調戲台下的男女一起上來玩。我朋友覺得這開始非常的不對勁。示意要離開。她走之後房間發生的事從此少了以為見證者。但這已經足夠了。
她講完這個故事也是我們要說再見的時候了。我搭7號線走了。至此我在沒有聯繫她。一天我在去曼哈頓的車上偶遇她了。我在列車上。她和一個鬍子叔叔在一起。我在打算出站台和他打招呼的時候列車啓動了。沒來得急打上個招呼。後來我開玩笑試的給她發來短信。你又和怪叔叔约会,她說只是朋友。
至此之後我們又見了一次,那也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在soho一個藝術空間做駐地的時候她來看我作品了。我介紹了一下她就離開了。
Standard
日記

黎明前的落幕

我发现没有个性的人在一段关系结束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很丑的落幕。友情也好,爱情也好。我觉得人总是要思考人生的。特别是在我们特别害怕寂寞的时候。我永远选择安静,找到出发的地方。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游离很长的时间,我觉得最终都会有人迈出一步。我坚信只有安静才是我们最清醒的时候。

Standard
日記

Sátántangó with perfect lovers

2

今天看了Béla Tarr的代表作Sátántangó,里面那个骗子诗人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让我想起了Felix Gonzalez-Torres的perfect lovers的这个作品。

The two clocks show different times.Surely both wrong.Instead of telling time, it seems to point at our hopeless condition.We relate to it as twigs to the rain:we can’t defend ourselves.

Standard
日記

小物品

常常見到一些小物品就有些情感. 這家黑人社區的二手節省店.很多物品都很有趣.及時它們是那麼的過時.老太太在挑選還拿來逗我玩.她們就涅愛與觸摸與觀看這些物品打發一天的退休生活.有時候消費一兩件.但這些又算得了什麼.看看庫裡堆積成山被我們遺棄的物品.像屠宰場一樣.這是我淘的.

Standard
展覽, 技術, 藝術

Seiko Mikami 三上晴子的作品 Desire of Codes|欲望のコード

Seiko Mikami[三上晴子]的作品 Desire of Codes|欲望のコード由大量具有摄像功能的触须状的机器组成,还有六个自动搜索臂从天花板跟踪观众,并收集观众的数据.这些数据记录了不同时间观众的影像. 并呈现在看起来像昆虫眼的屏幕上.屏幕上的影像同时记录了世界各地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所记录的画面.组成了一个与时间,空间产生联系的互动作品.可以登陆Seiko Mikami的网站,本身也是一个互动作品.

视频链接

 

Standard
文學, 日記

所谓家

“所谓家,就是几个小房子,一个男人、一个准备受孕的女人和一群不同年龄的孩子生活在一块,拥挤不堪。没有空气、没有空间,是一个消毒不彻底的牢房,昏暗、疾病、恶臭。”   __Aldous Leonard Huxley

Standard
日記

蜘蛛

人喜欢逃避恐惧.其实那是因为心理太脆弱了而不愿意去承受一些打击.就好像很多人都很怕蜘蛛,其实我们应该放开内心.把蜘蛛放在自己的手掌中心,让他慢慢爬动.你可以发现其实蜘蛛并不可怕.久而久之你就会爱上这样东西.不要被那些可怕的外形吓倒.是因为我们太主观,老想着那些东西会伤害你,其实不然.

Standard
戏剧, 藝術, 表演

女人展示厨艺但隐藏性

刚刚看了Chantal Akerman于1975年拍摄的电影,片名叫Jeanne Dielman, 23 quai du Commerce, 1080 Bruxelles. Chantal Akerman将女性琐碎的日子赤裸裸的展示出来,让所有细节充满生活痕迹.电影的美学姿态超越了探讨女性主义的话题.生活每天都在重复,但重复的过程中如何体现意外,而并不让我们的生活失去尊严.

 

Standard